Categories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地址

张博:格斗精神才是NBA文化 奥本山一仗与道德无关

东部的比赛终于好看了。

11月19日,奥本山宫殿一仗,当真璀璨。

与以往诸多赛场暴力不同,此次事件的所有当事人(参战球员及球迷)都并非无辜,而同时又能为自己的凶猛找出一百万个理由。

简言之,所有人都成功地扮演了可怜的混蛋。

在此前提下,当人们仍旧试图对这场暴力party进行是非审判时,就会深感道德准则的苍白。

或许,我们更应用目睹孩子们在放学路上打群架的态度来看待这一事件,它与道德无关,而仅仅是一阵无法抑制的疯癫。

当然,当疯癫的发作地点由放学路上转移到奥本山宫殿时,青春期的冲动也就随之进化为举世瞩目的丑闻了。

记得在群殴事件之前,阿泰斯特接受ESPN采访时曾说:“你必须接受本色的阿泰斯特,否则,也无所谓。

”这就是阿泰斯特的生存态度,从板凳匪徒到球队核心,从撞断乔丹肋骨到荣膺最佳防守球员,一路走来,这种顽劣的倔强贯穿于他的内心世界,从未改变。

你可以骂他是混蛋,但你不能说他是阴谋家;你可以骂他疯疯癫癫,但你不能说他虚荣伪善。

自古及今,当一个赛场上的斗士精神错乱,就注定沦为看客眼中的小丑。

在中世纪的欧洲,展览疯子是一项传统风俗。

在德、英、法等国,疯人院均为开放景点,供游人参观取乐。

据一份1815年提交至英国下议院的报告载,仅伯利恒医院,每年靠展览精神病人便可创收四百英镑,抛去通货膨胀,恐怕与奥本山宫殿的票房收入大有一拼。

现在,阿泰斯特成了NBA舞台上的小丑,照例,他必须作为体制车轮下的牺牲品。

尽管在这场由众多球员及球迷共同主演的暴力风波中,所有人都行为疯狂无视道德法纪,但斯特恩先生明白,平息民愤,择其一杀之,足矣。

禁赛73场,对阿泰斯特而言,是一次漫长而孤独的禁闭,他的人生坐标很可能由此变向。

斯特恩对阿泰斯特的禁赛处罚,正如精神病院院长处治患者的要旨——隔离,而非治疗。

然而,难道让阿泰斯特消失,暴烈的武斗就会从NBA赛场销声匿迹,看台上的篮球流氓就会立地成佛吗?

乱世重典固然不错,但事实上,希尔的文雅、邓肯的木讷、姚明的阴柔永远只是NBA赛场中的另类,永远关涉不到NBA的主体气质,血脉贲张的格斗精神从一开始便深植于美国篮球文化内核。

在美国,对NFL(冰球联赛)球迷而言,一场没有冲突的比赛在元素上是残缺的,而放眼人类对抗性竞技体育史,从罗马角斗场到欧洲足球联赛,暴力始终与赛场上的肢体对抗伴生,正如犯罪总与社会的体制化并行。

在NBA,官方有义务作出抵制暴力的姿态,但如果暴力尚未自行退出历史,我们就必须正视这种疯癫的存在,将其归为人类的原罪。

毕竟,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:“人们不能用禁闭自己的邻人来确认自己神志健全。